はが怎麼分何必日語

10分鐘學會は跟が怎麼分

は跟が到底要怎麼分有何不同

日文的はが怎麼分有何不同

 

1.は是副助詞が是格助詞

2.は是強調後面が是強調前面

3.は除了表示提示主題還可以表示對比以及最低限度

4.が可以表示主詞還可以表示多選一

5.は是針對單一事物做說明

6.如果句子當形容詞來用時則句子裡面只能用が不能用は

 

大家好,很高興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は」跟「が」

我們知道這兩個字在日文當中很有名而且一直困擾著很多人

而且我們初學日文的時候要小心

「は」這個字當助詞時要唸成「wa」
不要唸成「ha」

何必博士之前有一次請學生唸「我媽媽要去台北」
他竟然唸成「ははは(hahaha) 台北へ 行きます」

我本來想說奇怪去個台北有什麼好那麼高興的嗎?
原來應該是要唸成「ははは(hahawa) 台北へ 行きます」才對

接著要注意「が」當格助詞時要「鼻濁音」
要念成「nga」
當助詞時唸成「nga」

我們今天來講「は」跟「が」
第一個我們要先知道在日文當中「格助詞」本來的意思是什麼
這樣我們才有辦法談「は」跟「が」
我們來看一個句子當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一個句子當中最重要的是「動詞」

日語線上課程日文線上教學ptt dcard推薦


動詞決定了句子所有的一切
所以我們說:日文的動詞就是一個導演
導演決定這個句子的所有演員扮演什麼角色
所以你一定要知道
看日文句子時,一定要先看最後面的動詞
要先看最後面的動詞是什麼,再來看句子
不然很容易看不懂多數的日文句子
所以我們就知道了
原來日文句子最重要的是最後面的動詞
動詞是所謂的導演
它決定所有的一切
我們來看看「飲む」這個字會產生什麼情況
它會有什麼樣的演員出現?
我們來看「現代日文當中格助詞本來的意思」
日文的動詞在最後面
這個導演會叫左邊這幾個演員出來演
這幾個演員分別代表什麼角色是由動詞來決定
然後那個角色用格助詞來表達

日語線上課程日文線上教學ptt dcard推薦

所以我們來看一下
如果你把「我」放在這裡
那「我」就是地點
不能管,反正不要管
這個是不會動的
你放什麼名詞,它就是什麼意思
如果你把「我」放到了這裡
「我」就是對象
如果你把「我」放在這
它就是動詞的主體,動作者
你把「我」放這裡的話
它就是時間
這個不能問為什麼
因為日文的意思是由格助詞決定
而不是由名詞決定
名詞根本無法決定它在句子中的地位跟意思
它是由格助詞決定的
而這框框裡的東西是不會變的
地點一定加「で」

日語線上課程日文線上教學ptt dcard推薦

對象一定加「を」
主詞一定是「が」
一定是這樣,我們接著往下看
我們來看
「日文的組成要素」
它是由幾個要素所組成的
第一、它有「意義單字」
這種叫做有「意義」的「單字」
像是「私/美味しい/食ベる」這種
有沒有文法單字?有,我們學過不少
「が/は/た/れる」這種
都是所謂的「文法單字」
上排是「意義單字」
下排則是「文法單字」

往下看「如果要了解現代日文」
意義單字要看「現代語」
但文法單字則必須看「古語」

「女房詞」(にょうぼことば)
是以前宮中侍女的用詞
「おかべ」叫做豆腐
你會去背おかべ嗎?
不用,就背「豆腐」就好了
為什麼叫おかべ?因為她們覺得豆腐就像白牆
所以叫おかべ講得比較好聽
不要直接講豆腐,她們覺得不好聽
她們講おかべ
那你需要背おかべ嗎?
不需要,背豆腐就好了
背現代用的詞就好了

文法單字則要看古語
「急がば回れ」聽起來很奇怪
這個ば本應該是「急げば回れ」
如果按照現在的文法來講
應該是「急げば」怎麼變成「急がば」?
是因為以前的「ば」這個助詞
在古語當中是接第一段

也就是接未然形變成「急がば」
所以要看這個文法就必須知道以前的古語是這樣
所以現在的意義單字要看現代語
而文法單字則要看古語
我們繼續往下看
「兩千年前的日語」


我們看「は」跟「が」是看文法單字
所以我們要看兩千年前的日文
看看當時的日本人是在講什麼
在很久很久以前,兩千年以前
日文的句子沒有那麼複雜的時候
就只有這樣
名詞+「が」然後再一個名詞
也可能是一個形容詞或者一個動詞

私が、僕が或俺が

「私が/僕が/俺が 田中だ」

「我是田中/吾乃田中是也」

「私が/僕が/俺が 嬉しい」

「我好高興」

「私が/僕が/俺が 食べる」
「我要吃」(或者是食う)

以前的句子就只有這樣而已
很久很久以前的日文一定就只有這樣
那麼後來為什麼我們需要「は」
我們剛剛不是說了

主詞用が
時間用に
地點用で
對象用を
好端端的為什麼我們需要「は」?

不是好好的嗎?為什麼要加一個「は」?

原來是因為這樣

如果語言要分出很多字

一定會不夠用

不夠用才需要很多很多字

我來告訴大家
我們的英文有「cool」對不對?
也有「cold」
中文的部份我們也有,這個叫涼然後這個叫冷
那麼為什麼我們要分出涼跟冷
因為對我們來說只有涼或冷不夠用
所以我們就必須分出兩個字
你知道嗎?
在印尼語裡沒有涼跟冷,只有冷一個字
印尼那種國家需要涼跟冷嗎

因為它一年四季都一樣熱所以不需要
所以他只要一個字就可以形容冷
這就是為什麼在印尼語當中沒有涼跟冷
就只有冷而已
如果你要分出很多字就表示原有的不夠用才會需要分
日文的「は」也是這樣
來看看為什麼我們需要「は」
以這個句子為例
名詞+が+形容詞
像我們剛剛說的

「我很高興」「俺が 嬉しい」
「これが高い」「這個很貴」
「ここが寒い」「這裡很冷」
本來這樣就夠了
最早以前是這樣
名詞+が再加一個形容詞就夠了
所以就像這樣
「頭が痛い」
通常這樣就夠了,但為什麼需要「は」?
原來是因為不夠用
為什麼不夠用?
因為有個人先說

「頭が痛い」「我的頭好痛」


對方問說是誰頭痛
你要說誰?
要說「我」頭痛對吧?
這整個句子已經固定好了
痛的是頭
但是頭痛這件事情
要說明的是「我」發生頭痛這件事
所以日本人發明一個「は」來告訴大家
(頭痛)這件事情是發生在「我」身上


所以後面這個部分
都是為了說明「は」
說明我發生了什麼事
所以
「私は頭が痛い」

這句日文是先有「頭が痛い」
不是先有「は」
如果你覺得先有「は」這樣你後面會想不通
是先有「頭が痛い」「我頭痛」
我頭痛這個「頭痛」
是要說明「我」
所以我們為了說明前面這個字
而且「が」被用走的情況下給他一個「は」
難道「が」在這裡了還要用第二次嗎
第二次再用「が」句子不好聽
而且也不曉得到底是我痛還是頭痛
所以日本人只好再發明一個「は」
用來告訴你「我」發生了這件事
所以
「は」就是我們後面全部要說明它
我們才可以在「私」後面放一個「は」
表示後面就是要說明它,這樣了解了嗎?
所以要記住,先有「頭が痛い」
才有「私は」
日文句子一定是這樣來的
在兩千年前就一定是這樣
所以我們要「說明」他的時候
才需要「は」
為什麼我們需要「は」?
因為我們要說明一個東西
所以我們才給一個「は」
最剛開始時就是因為「が」被用走了
「が」被用走,又要說明前面的東西
所以日本人發明一個新的東西叫做「は」

來讓我們作說明
再來往下看
剛剛我們講的
「は」在這裡後面是主詞「が」
那麼什麼是主題?
這個部分很重要,要記起來
主題就是一個句子要說明的對象

後面是一個句子我們要說明它
所以在「私」的後面放「は」
什麼是主詞?
主詞是動作或狀態的主體
再說一次,動作或狀態的主體
「私が食べる」這個沒問題
意思是「我要吃」
這個是動作
可是「私が嬉しい」呢?
「嬉しい」是快樂,它有動作嗎?沒有
「嬉しい」是一種狀態
所以我們說這個主詞
就是動作或者狀態的主體
這很重要,不要把這兩者混為一談
「主題」跟「主詞/主語」
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
絕對不能以為主題是主詞/主詞是主題
這是兩回事
主題是我們要說明的對象
主詞是動作或狀態的主體
一定要把這個背起來
這兩個一定要分清楚
如果沒有分清楚就無法了解句子真正的意思
所以千萬不能混為一談
主詞/主語是這個(動作或狀態的主體)
主題是那個(一個句子要說明的對象)
這兩個完全不同
所以我們的結論是
要對它做「說明」才可以用「は」
要說明才可以用「は」
中文可以翻成「的話」
這個地方才可以放入「は」

這個等一下我們會做說明
要記住「我們要說明它才可以放入は」
我們不說明它就不能放入「は」

這個「は」我們稱之為「副助詞」
日文當中本來是用格助詞「が」

但是已經先被用走
而且我們要說明它的情況才會放「は」
但是「は」用習慣之後日本人覺得怎麼這麼好用
變成講話的時候就習慣用說明句來跟你講話

我們來看一下不速之客副助詞的「は」出現了


本來應該是這樣

「私がご飯を食べる」
沒有「は」的時候本來是這樣而已
「は」出現了之後
為什麼要用「は」?
為了要說明
「你怎麼了?」「我要吃飯」
你要說明「我」的時候
把這個「は」放到後面來
日文的句子本來是這樣
「私がは食べる」
講到「我」
「我」要吃飯
「講到我,我要吃飯」
所以本來是「私がは食べる」
「私がはご飯を食べる」
要說明「我」對吧?
再來如果是這樣呢?
「飯,我要吃」
本來是「ご飯をは私が食べる」
「ご飯をは私が食べる」
本來最原始一定是這樣

剛開始兩千年前的日文是
「が/を」跟「は」連在一起
「は」只是加在他們後面為了要說明它
現在問題來了
我們來看,源氏物語


這是古時的文學作品
我們剛剛提到
看古語才能了解它的文法
這個表格是
「源氏物語」中「格助詞」的出現字數
這邊是「接續助詞」下面還有「係助詞」
我們的「は」就是所謂的係助詞,等等會說明
這裡發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
這裡有個「係助詞」叫做「なむ」
這裡還有係助詞「かは」跟「やは」
怎麼會這樣?
源氏物語當中竟然有我們沒看過的
「なむ」「かは」「やは」
這表示什麼?
表示在更早以前
一定還有我們沒看過的助詞
就是「係助詞」
回到我們剛剛講的地方
所以要記住,在更早以前一定還有很多
我們沒有看過的助詞
後來被簡化、被省略
被融合、被統合了
我們來看下面
各位,本來是這樣
名詞+が+は+動詞
「私がはご飯を食べる」
或是「ご飯をは私が食べる」
本來是這樣,因為這兩個是最原始出現的格助詞
は一直在後面
害得我們都要唸兩次「がは」「がは」
很不好唸,怎麼辦呢?
我們就把它給變成「名詞+は」就好了

を的情況也是如此
最常出現所以把它吃掉
「每次都站我旁邊,就讓你站吧」
我才不用唸兩次


所以本來是「がは」「をは」的情況
如果是這兩個格助詞的話
它就會被は吞掉
為什麼被吞掉?
為了好唸!
不然每次一直出現
我還要唸兩次不好唸
索性把它裝在一起唸一次就好
所以各位要記住
只要是名詞後面直接加は的
裡面其實都有個が或者是を
在很早以前一定是「がは」跟「をは」
只是這個不見了
像我們剛剛提到的源氏物語裡面的「なむ/かは/やは」
它們都不見了,同理可證
更早以前一定是「がは」跟「をは」,不見了
因為麻煩而被棄用
繼續往下看
所以我們看看這些
最剛開始出現在が跟を
那兩個才會不見
如果是名詞+主詞が的就會被吞掉
を的一樣會被吞掉
因為這兩個最常用也最早出現
那麼に跟で呢?
它們是後來才出現
所以後面如果加副助詞會變には跟では


を跟が最常出現最難唸
所以直接吞掉
就會變成我們看到的這樣
各位,我們剛剛講過
主詞が跟受詞を都會被吞掉

變成後面只有は
所以你看到名詞後面是は的時候
它裡面一定吞著主詞が或受詞を
這個請好好記住
「名詞後面只有は的,裡面一定吞著が或を」
而且是後來講到煩所以被吞了
所以 各位 一個句子使用は之後的意思到底是什麼

本來 日文叫做

私が リンゴを 十時に 家で 食べる。
我 蘋果 十點的時候 要在家裡吃

也就是說
我十點要在家裡吃蘋果
我們加上は
這個は加上去就是我們要說明我 發生了甚麼事
私がは リンゴを 十時に 家で 食べる。
我 講到我 不是講別人 講到我十點要在家裡吃蘋果

講到蘋果
リンゴを 私が 十時に 家で 食べる。
本來是這樣 講到蘋果 我就是十點要在家裡吃
我們要講到蘋果 我們就後面要放一個は
又被它占走了

講到十點 不是講十一點 不是講九點
如果講到十點 我剛好要在家裡吃蘋果
本來是 十時に 私が リンゴを 家で 食べる。
講到十點 我們就後面放一個は
我在家裡就是十點要吃蘋果
所以就變這樣

這四個句子都是標準的日文
就是你要說明它就在後面放は

只是剛好が跟を被は吞掉了而已

其他都沒有甚麼任何其他的意思
一樣都是為了要說明

為何 は 的重點在後面?
因為一定要大家都知道的東西才可以當主題

大家都知道才可以當主題
既然大家都知道 當然不重要
各位 如果我拿了一個東西說

這個手錶は私のです。

這個手錶是我的

這樣有辦法講嗎 沒辦法 因為你沒看到手錶
如果我拿著一個手錶說

這個手錶は私のです

這樣才會通
再講一次 你一定要先看到這個手錶 你知 我知 大家都知
才有辦法說明它 你不知 我不知 我要怎麼說明?

這雙鞋子是我的 你要怎麼講 你怎麼知道我在講哪雙鞋子
沒辦法講 所以你一定要你知 我知 大家都知 才可以放は 才可以做說明
為什麼
你看 比如說 普拿疼は 頭痛藥です。

普拿疼は 為什麼可以放は 因為大家都要先知道普拿疼是什麼
然後 頭痛藥です。 它是頭痛藥
前面是我們主題部 後面是說明普拿疼是什麼東西
各位 重點在哪裡 當然重點在頭痛藥
不然這樣好了
你把這兩個 其中一個部分刪掉 比如說 你先把頭痛藥です。先刪掉
普拿疼は 這樣成為一個句子嗎
沒有 因為普拿疼是我們早就知道的東西 我們並不需要你再講啊
如果你把普拿疼は遮掉 頭痛藥です。這樣OK嗎? OK啊! 頭痛藥です。
我跟你講 這個是頭痛藥 比如說這是普拿疼 這是頭痛藥です。
這樣通 所以 我們說は的前面不重要 就是因為它是我們要說明的對象
為什麼可以說明 你知 我知 大家都知 才可以說明
所以這個根本就不重要 は的前面不是重點
它的後面才是重點 我要說明它 說明的東西才是重點
說明它的部分才是重點 所以は的前面一點都不重要
因為那是 你知 我知 大家都知 所以 は 的前面根本就不重要
比如說 何博士は大帥哥です。


何博士 你一定要先知道何博士是誰

不然我講大帥哥有意義嗎
沒有 你一定要先知道何博士

我才可以放は 大帥哥です。

就是對它做說明 這樣子 這個部分才比較重要
前面當然不重要 它可以刪掉 可以刪掉當然不重要

各位 這張圖 我們剛剛出現過


你們有沒有發覺

我把 は 這個[私]的 は 寫小小的
這是有它的道理
這裡都很大 有沒有 這裡都很大
為什麼需要 は 就是因為 這個 は 的這個部分
根本就不是重點 後面這個部分才是重點
所以這個 は 我寫小小的 是有它的道理
是因為 は 根本沒關系 可以刪掉
頭が痛いよ。這樣就夠了 頭か痛い。
我頭痛 這樣就夠了
は 只是用來說明而已 所以它根本不是重點
它不是重點 可以被刪掉
所以你看喔 剛剛再講一次喔

主題是一個句子要說明的對象
主詞或主語是動作或狀態的主體
這個一定要把它分清楚
如果你聽到甚麼主詞跟主語跟主題亂講的
這就很糟糕 以後句子沒辦法了解
は 在文法上到底怎麼被稱呼
各位 它叫做副助詞或者叫做係助詞
為什麼叫副助詞 各位 副總統重要嗎 一點都不重要
副助詞 一點都不重要
它只是代替了格助詞 代替了什が 跟 を
が 跟 を 才是重點 は 根本就不重要
所以叫做副助詞 他可以不存在
再來 係助詞
關係到整個句子的最後面
關係到整個句子的最後面 所以才叫做係助詞
副助詞跟係助詞是文法上有人分類的不一樣的分類
有人分為副助詞 有人分為係助詞
這兩個把它記起來 副助詞跟係助詞
各位 因為 は 是你要說明它 才可以用 は
不說明就不能放 は

所以這個你一定要記住
在什麼情況不可以放 は
在 ~たら ~とき ~ため
的情況之下

在這種從屬子句 就是條件子句 一個前提的句子當中

你就不能放 は

本站其他文章: 日文單字怎麼背?

雨が 降ったら 早く 帰ります。
如果下了雨的話 我就會早一點回家
你是在說明雨嗎 當然你不是在說明雨
這個雨只是下的動作者而已 所以你不能用 は
如果下了雨 我要趕快回家

田中さんが 出掛けたとき、猫が 死んだ。
各位 田中さんが 出掛けた

所以田中さん只到這邊
とき 他出門的時候 他的貓死了 猫が 死んだ。
ここの リンゴが 美味しいため、買った。
因為這裡的蘋果很好吃所以我買了
所以リンゴが 美味しい 因為這是我的原因
我沒有在說明蘋果 其實這句話在講誰 在講我
我為什麼要買這裡的蘋果 因為這裡的蘋果很好吃
這裡的蘋果只到於好吃 而不是在說明蘋果
我們沒有在說明蘋果

你沒有說明它 就不能放 は
記住這一點 其他都不是重點
你要說明它 才可以放 は
沒有說明 就不能放 は
は 的第二個意義就是表示 對比
A 跟 B 比

A 是高的 B 就是低的
A是胖的 B就是瘦的 就這樣
各位 本來就只有這樣而已
私はコーヒーを 飲みませんが、 ジュースを 飲みます。
我不會喝咖啡 但是我喝果汁
本來是 を跟 を 因為 コーヒー跟 ジュース是作一個對比
一個不喝 一個喝
日本人就把它改成 は
這個叫做對比
這個叫什麼 這叫主題 說明我 我發生甚麼事
我咖啡是不喝 果汁是要喝 所以你看 你可以翻譯成什麼
コーヒーは 飲みませんが

咖啡的話 我不喝 就是在暗示其他的會喝
果汁我會喝

ここは 仕事が 楽ですが、給料が 安いです。
這裡其實後面都有放一個 は
仕事が は  楽(らく)ですが

這裡的工作雖然很輕鬆

可是給料が安いです 但是薪水卻很低
所以 が 就變成 這裡發生甚麼事 我們要說明這裡發生甚麼事
工作雖然很輕鬆但是薪水卻很低 表示一個對比
所以 我們剛剛 は 的特性講完了 表示主題跟表示對比
其他都不是 其他都不是重點 表示主題 表示對比 這樣而已
が 的特性 表示主詞 我們剛剛一直講 動作或者狀態的主體
所以你看 机の上に リンゴか あります。
各位 這是あります這個動作的主題是有蘋果
所以動作或者狀態的主體 が
具有排他性 多種事物選擇其一的時候 用 が
あなたが いいです。

我就非你不可 這麼多人當中 我只要選你
叫做あなたが いいです。

如果你用あなたで 這個で 是表示一種狀態
可是你這種狀態 就是其他沒得選 就嫁給你 沒有其他人可以選
所以あなたで いい 就是表示一種狀態 不好聽
要講あなたが いい就是非你不可的意思 所以這個具有排他性
其他都不是 就只有你的意思
は 跟 が 我們來比一下
第一句
私が 学生です。 が 就是單純直述我是學生
它的問句是 誰が学生? 誰是學生
這麼多人當中 要你選一個
我就是學生 私が 学生です。
第二句私がは 学生です。要你說明你是誰
要你說明我的時候 本來是 私がは 我們剛剛講的
が 把它省略掉 變成 私は 学生です。
這句話問句是什麼 あなたは誰? 你是誰
所以 我的話 是學生

要說明我的時候就放 は
他其實本來是私がは 学生です。

就這樣而已
要說明我的時候 就放 は
它的問句也完全不一樣
リンゴが ありません。 單純講沒有蘋果
リンゴが ありません。
リンゴがは ありません。
がは 我們把它省略掉 蘋果的話沒有 暗示還有其他東西
所以如果你去水果攤
老闆會說甚麼 老闆一定會說
リンゴは ありませんが 雖然沒有蘋果 みかんがありますので
雖然沒有蘋果 暗示還有其他的

日本人が箸でご飯を食べている。
日本人が 有一個日本人用筷子在吃飯
日本人がは 說明日本人發生甚麼事 只要是日本人 箸でご飯を食べている。
只要是日本人都用筷子吃飯

上面只是單純說 有一個日本人用筷子在吃飯 這裡的ている是表示現在進行式
這裡的ている是表示一種狀態 兩個ている還不太一樣
這裡加了 は 就表示你說明只要是日本人
就一定是這樣子
這裡的「が」只是單純動作者 兩個句子是不一樣的意思
我們看一下結論
直述句跟說明句的區別

直述句用 が 說明句用 は
わたしが田中です。

它的問句是 誰が田中さん?
誰是田中さん呢 我就是田中さん

私は田中です。是說明我 我是田中 所以 あなたは誰? 私は田中です。

第二個重點 新舊資訊的區別 新資訊用 が 舊資訊用 は
新的就一定用 が 因為新的我們沒辦法說明
ボールペンが ありますね。

有一支原子筆

B說ボールペンは 私のです。
第一次出現的ボールペン用 が
第二次出現就那支原子筆是我的

我要說明它 所以ボールペンは 私のです。
這裡的 は 其實等於英文的the
第二次出現定冠詞the才知道

因為我們才知道你在講哪一支
我們在講桌上的那一支 我才有辦法說明它
不可能沒頭沒尾講一個 は
第三個 現象句以及判斷句的區別
現象句用 が 判斷句用 は

其實你會發覺 其實它都在講同一個東西
就是舊的資訊 我們要說明了 我們才可以用 は
あっ、月が出ている。

月亮出來了 月が出ている。

你就說 月は綺麗だね。

月亮真的好漂亮
我覺得月亮真的好漂亮 我判斷它所以用 は

為什麼可以用 は 因為這是你知 我知

月亮後面才可以用 は

第四個完整句跟附屬句的區別
關連到句子最後面的完整句用 は 子句當中用 が
猫はいつ死んだの?我們家的貓是什麼時候死的
小森さんが出掛けた時、死んだの。

小森さんが為什麼用 が
因為她是出去她的動作只到出去 出掛けた時

她只到出去這個時候
所以死的是貓
但是如果你用小森さんは出掛けた時、死んだ。

指的是小森さん在她出門的時候 她死了
你如果是完整句這個 は 是作用到句子的最後面的時候才可以用 は
它的作用只到出掛けた就只能用 が

如果你用了 は 就會變成她出去的時候 她自己死了
這是兩個 一定要分清楚

結論 第五個
試著把 は 翻譯成 的話 試試看
机の上に 何が ありますか。桌子上面有甚麼
机の上に 本が あるます。 有書
机の下には 何が ありますか? 桌子下面的話 有甚麼呢
机の下には 鞄が あります。 桌子下面的話 有包包
各位 這也是對比 可是你把它翻譯成 的話 其實你可以懂百分之八九十就可以通

第二個
多念句子 唸到有感覺 一定要出聲念
各位 你念日文的句子的時候 當然不只日文 英文也一樣
一定要出聲音把它唸出來 出聲音唸出來 你的日文 或是你的句子才會烙印在你腦海裡面
不要只用看的 現在都很方便 你把它錄音錄下來 用念的 然後直接錄音 給自已聽
這樣你的速度是最快的
各位 我們的 は 跟 が 真的困擾著很多人 可是其實歸根究柢
它真的 は 就只有一個 說明它的時候才可以用 は 跟對比的時候才用 は
這樣而已
が 它本身就是動作或狀態的主體就這樣而已 在這兩個 中文裡面沒有
所以讓我們困擾 可是只要你抓住這兩個 你從今天開始你去看句子 就會變成非常清楚 了解

我們今天就跟各位分享到這邊 謝謝

好書推薦

野田尚史老師的「は」と「が」

寺村秀夫老師的「は」と「が」

 

 

野田尚史老師對於日文句子順序的說明

相關研究論文請按此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hopping Cart
回到頂端